【上一則】 【索引】 【下一則】

請把妞妞還給老人
【作者:洪蘭】



法律要兼顧情、理、法,缺一不可,如果我們要談人權立國、人道社會,就請真正從生活上落實它,請執法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讓孤寂的老人晚年有一些歡樂……

在報上看到一張圖片,一位老人用手帕拭淚,他肩上倚著一隻小猴子,小猴兩手抱著老人的頭,狀似親密,正奇怪老人的表情為何如此哀淒,一讀內容不由人血脈僨張,原來一位七十七歲的老榮民與一隻名叫妞妞的台灣獼猴已經相依為命了許多年,老人視牠為親生子女,但是因為台灣獼猴是保育動物,法律硬是活生生將他們拆散,把獼猴從老人身邊「沒收」,送往屏東科大永久收容,美其名曰「保護」,報上刊出老人老淚縱橫的圖片,讓我看了萬分不忍,保育動物法令的立意是保護動物,使牠過得好,不會滅絕。還有什麼地方比妞妞在老人的呵護下更安全呢?保護動物法令的精神不就在此嗎?「法律不外人情」,如果什麼都依白紙黑字的法令來執行就不需要法官了。法官作審判時應該先抓住立法的精神再衡量當時的情況,如果一個行為不違反立法精神應該可以作適度的人道通融。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養了一個陪伴他的小猴,養時並不知牠是保育動物,所以他並不是故意去挑戰法律,法律也有保護不知情的善意第三者的條款,老人並無虐待動物的行為,他對小猴疼愛有加,當作自己的子女看待,任何人都會替這隻獼猴慶幸有這麼好的主人。在法律上如果兩造都從該行為得到利益,該行為並無妨害到他人的利益,則法律不需要一定執行到底。在這件事中,獼猴得到照顧,老人得到心靈寄託,各得其所,法律為何一定要拆散他們,使白髮蒼蒼的老者,淚灑動物收容所呢?人皆有父,我們難道不能多體諒一下獨居老人的寂寞嗎?什麼時候我們的法律變得如此冷酷無情。我們的教育真是出了問題,教出的學生只會背死板的條文,忽略了做人最重要的是一顆柔軟的愛心!

曾經有過一件事,鐵路局的職員不准撐著拐杖的小兒麻痺症者買殘障票,因為她忘了帶證件。我原以為這是個個別事件,想不到有讀者投書支持鐵路局的做法,認為法律就法律,沒有證件就是不可,雖然明眼人一眼就可看出她是殘障者。這件事讓我產生警惕,它代表這個教育制度下的學生已經失去了彈性,變得跟機器人一樣,上司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完全失去了獨立判斷的能力,更不要說關鍵性的思考,如果殘障票的立意是體恤殘障人,給他們優待,那麼,撐著拐杖不良於行不就是「殘障」的證明嗎?為什麼一定要證件才能證明是殘障?本人應該比證件更有效才對,證件會假,本人不會,君不見現在高科技都用指紋認證,連偏遠的湖南張家界,進公園時都是按指紋,憑紋放人。最近因為指紋也可假(戴指套),所以現在更有人主張用唾液中的DNA來比對。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如把防弊的精神用來教育下一代是非與正義的觀念。如果為了防弊失去了原本立法的精神,它實在是本末倒置了。法律要兼顧情、理、法,缺一不可,如果我們要談人權立國、人道社會,就請真正從生活上落實它,請執法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讓孤寂的老人晚年有一些歡樂,讓聰明的律師們想想辦法,在法律的許可下,請把妞妞還給老人。

【2004-11-22/聯合報/E7版/聯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