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則】 【十索引】 【下一則

與老校長的一席話
【作者:洪蘭】

這個社會需要這位老人的智慧,假如人人能做到無人亦自芳,自然就能容得許多香了……
  
我去美國開會,回程時遇上亂流,飛機急遽下降,心像是要從喉嚨裡跳出來似的,空中小姐立刻停止送餐蹲下來,杯裡的咖啡都溢出,機艙裡一片驚惶聲,有人急忙從記事本上撕紙頭下來寫遺囑,有人在名片上寫下最後的交待,只有我旁邊的老先生雖然臉色變了,卻沒有慌張失措。
等飛機平穩後,我與他閒聊,很好奇他為何能泰山崩於前而不動。他告訴我,他能坦然接受命運的安排,所以不驚。到他這個年紀,人生除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以外,其餘都是已知數,已經發生之事則不論是好是壞,都只能接受,所以不浪費力氣去後悔,未知才會造成恐懼(這倒是真的,死刑犯定讞後,情緒往往比上訴時平靜。)人早晚都會死,只是方式和時間不知,如果墜機身亡,不失一個快速的離去方式,他覺得可以接受,所以無懼。

我聽了很驚訝他能將人生看得如此透澈,便問他從事何種職業、何以能有此修養?原來他曾是小學校長,這次是去美國參加孫子的畢業典禮。他很敬業,教別人的孩子跟教自己的一樣用心,原本可以一直做到退休,但他不願在議會被自己教過的學生無理╱無禮的質詢而提前退休。老校長很感慨台灣的社會風氣,他說那些罵人的議員在小學時都是好孩子、不講髒話,出了社會受到大染缸習染,以為講粗話是草根性,拉近選民距離,其實反而是污衊了選民。為民喉舌者更應該作人民的榜樣,不該在議會作錯誤的示範,他無力改變現狀,只好求去。然而,他退而不休,一方面去社會大學上課學新的東西,一方面也去社區大學教父母成長班酖酖將經驗與心得貢獻出來。他說改變一個社會風氣最快的方式是從上做起,上行下效;如果不能,只好從基礎著手,教育父母教養孩子的方式,希望從身教做起,改變台灣的風氣。

他教了四十年書,閱歷很多,深感「茫茫宇宙人無數,幾個男兒是丈夫!」所以不苛求別人,對自己的人生也很滿足,因此他的日子過得充實愉快。他說:「心安身自安,身安室自寬,心與身俱寬,何事能相干?誰謂一身小?其安者泰山;誰謂一室小?寬如天地間。」我聽了撫掌叫好,人生到此地步,自然百毒不侵,沒有煩惱。生死一看開就了解它原是一體的兩面,做的事有意義,就是古人說的「雖死猶生」;過的日子沒意義,就是「醉生夢死」。他認為他想要做的事都已做完,對死就不恐懼了。有此胸襟,難怪面容和祥。只是一般人有房貸、有家累,要達到這樣的境界,談何容易?他說無妨,萬事只在自己一念之間,只要生命過得有意義,生死全是主觀的感覺。

下機時他從地上拾起一張亂流時被人撕下的紙頭,寫了一首明朝張羽的〈詠蘭花〉給我:「能白更兼黃,無人亦自芳;寸心原不大,容得許多香。」下了飛機,報上頭版新聞是蠻牛下毒者被捕的消息,看到標題〈錢拿得到,吃得下嗎?〉不義之財,再多也吃不下,越發覺得這個社會需要這位老人的智慧,假如人人能做到無人亦自芳,自然就能容得許多香了。


【2005-06-06/聯合報/E7版/聯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