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則】 【索引】 【下一則

鞋盒裡的東西



【作者:洪蘭】

「擁有」的意義應該是精神上的富足而不是形體上的掌握,一個孩子若是從小學會擁有與分享的真義,他的人生必會快樂很多……
歲末,一年將盡,照說這是一個感恩的季節,感謝上天讓我們平安的又長了一歲,感謝所有人使我們順利的又過了一年,但是翻開報紙實在感恩不起來,滿眼都是政客赤裸裸的語言,凶狠狠的手段,毫無人性可言,奢談感恩。幸好前幾天去了一趟山地,才讓我又找回對人的信心。

我們依慣例,歲末去山地送寒衣,這次去時,南投縣仁愛鄉、信義鄉這一路上的學校每個學生都抱著一個漂亮的鞋盒子跑出來歡迎我們,爭先恐後的要我看盒子裡的東西。原來台北私立復興小學的學生們為每位仁愛鄉和信義鄉的小朋友做了一個聖誕禮物:他們把鞋盒子糊上最漂亮的禮物紙,裡面放上他自己最喜歡的東西,有玩具、文具、糖果,還有一張手繪的聖誕卡,祝福拿到這盒禮物的小朋友有個愉快的新年,底下一筆一畫的寫上他自己的名字,那種小心慎重,好像是藝術家在他最好的作品底面簽上他自己名字那樣。收到禮物的小朋友也挖空心思想要回贈這些盛情美意:一個小朋友說他要去打飛鼠送給復興小學的小朋友,另一個告訴我他最近在學木工,做好的第一件成品要送給送他鞋盒子的人。我的感動不只是山地孩子臉上燦爛的笑容,更感動的是復興小學師長的用心,在現在功利取向的社會裡還有人想到要教孩子分享的意義與樂趣。

很多宗教都要人戒貪婪,因為人心永遠沒有滿足的時候。人的慾望是得到的越多越不滿足,唯一釜底抽薪的方式是戒貪,沒有的不去想,已有的學分享,只有心靈的快樂才會長久,肉體的快樂睡一覺起來就消失了,反倒是罪惡感跟著你長長久久。我小時候曾經存了一毛錢,用那錢買了一塊麥芽糖,一心等著我妹妹睡覺以後獨享。好不容易等到她們都熟睡,我偷偷把糖拿出來吃時,心中有福未同享的罪惡感使嘴裡的糖變得不甜了,只好用蠟紙把糖包起來,第二天拿出來與妹妹們分享,雖然我吃到的少了,但是心安理得,糖又恢復了以前的可口,尤其是母親的誇獎使我一點都沒有後悔少吃了幾口。這件事使我了解父親為什麼每天要我們寫毛筆字時寫「晚食以當肉,安步以當車,無罪以當貴,歸真返璞,終身不辱」,這是父親的座右銘,也是他認為我們應當如此過生活。

人只有在心安時才能吃出山珍海味真正的味道,逃亡的人是食不知味的,古人說:「廣廈千間,夜眠八尺」,縱然有一千個房間,夜間也只能挑一張床來睡,人的需求有限,又何必貪多呢?擁有其實是煩惱的開始。我有朋友收藏了許多寶物,家中機關重重,也不敢出遠門,生怕小偷來偷,連睡覺都不安心,最後把它全部捐給加州大學的藝術館,他說想看時就到學校去看,既不必出空調費,還不必買巨額保險。

「擁有」的意義應該是精神上的富足而不是形體上的掌握,一個孩子若是從小學會擁有與分享的真義,他的人生必會快樂很多。這才是真正應該教給孩子的知識。我很感動台灣有這麼盡心的老師校長,他們真是台灣再奮起的希望。


【2005-12-24/聯合報/E7版/聯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