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則】 【索引】 【下一則

荷馬壓力量表

一個壓抑、憂鬱的社會,是個不健康的社會…


【作者:洪蘭】

最近好幾位朋友都得了喉炎(laryngitis),完全失聲,偏又都是靠聲音吃飯的教授,沒有聲音不能上課,真是急得跳腳。因為它是病毒的感染,沒什麼抗生素可吃,只有等它自己好。正在一籌莫展時,學校舉行畢業典禮,有個昔日教過的學生現在是耳鼻喉科醫生回來看老師,大家紛紛問他為什麼現在有這麼多人失聲,一個老師啞著聲音說她先生是深綠的,以前不可一世,現在終於輪到她嗆聲了,卻偏偏喉炎,真是氣不過。那個學生說,正是因為很多人憂煩鬱悶,情緒不好,最近才這麼多病號。他轉過頭來對我說:「老師,你忘記了荷馬壓力量表(Homes-Rabe Scale)嗎?」一句話提醒了我,心情不好會影響免疫系統,讓病菌趁虛而入。最近各種政治弊案排山倒海而來,壓著老百姓喘不過氣來,尤其看到高級知識分子死不認錯,還說是「原罪」,「我有錢為什麼不可買」,做老師的心情都不好,一直在檢討我們教育是哪裡錯了,怎麼教出這種無法無天的學生來,就生一些本來不該生的病了。

1950年代,美國華盛頓大學的一位精神科醫生荷馬(Thomas Homes),注意到很多肺結核病人都是剛剛經歷過重大的人生打擊,如喪偶、失業、離婚等等。他懷疑兩者之間有關係,便去研究,結果發現打擊削減了身體的免疫力,空氣中本來就有病菌,每個人的抵抗力不同,得病率因而不同。在他的研究中,喪偶的打擊最大,是100分,其次是離婚,為73分,再次為分居,65分。這三者都跟人與人之間的信賴,諾言與背叛有關。吃官司坐牢為63分,失業為47分,退休為45分,與公婆不合為29分,與老闆不合為23分,負債為17分。一年中壓力累積得分如果超過300分,則第二年生病的機率為79%,200到299分之間,生病率為57%,150到199分,生病率為37%。所以一個壓抑、憂鬱的社會,是個不健康的社會。

人對生活必須要有期待,很早以前,我們去老人院跟老人說:老伯,我們後天演王哥、柳哥(勞萊與哈台)的電影給你們看。第二天用棉花棒取唾液出來,就發現他們的免疫球蛋白增加了,雖然都還沒有看到電影,但是今天比昨天更靠近要看的時候,心中的期待會增加身體的免疫力。

古人說「人逢喜事精神爽」,心情好,思想就靈活,聯想力強,各種難題迎刃而解,同時心情好,注意力廣度變大,出門就看到牆角的銅板了,所以喜事連連。相反的,剛被小偷偷了全部家當,心情不好,注意力不能集中,開車去報警時就撞到了人,就禍不單行了。

行為跟心情有關,而心情又跟我們的健康有關,看到現在政治人物寡廉鮮恥,沒有誠信,帶頭敗壞教化,連中古世紀的「贖罪券」都出來了,不知還要倒退到什麼地步,全民健保已經搖搖欲墜了,它禁得起全國老百姓一個個氣到生病嗎?


【2006-06-10/聯合報/E7版/聯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