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則】 【索引】 【下一則

穆罕默德的後裔

當大腦都不管你原來是豬的細胞還是老鼠的細胞時,我們為什麼要去計較你是五十年前來台灣還是五百年前來的呢?


【作者:洪蘭】

最近美國很流行尋根,編族譜,有好事者發現老牌電影明星亨佛萊鮑嘉(Humphrey Bogart)及凱瑟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是回教教主穆罕默德的後裔。原來,穆罕默德有個女兒法蒂瑪,法蒂瑪有個兒子哈珊,哈珊的第九世孫移民到了西班牙的塞爾維亞,鮑嘉和赫本就是西班牙這一支的後裔。我的學生在網路上看到了這個新聞很興奮,記起了上課時,我講到的一本書《夏娃的七個女兒》,作者從粒線體去追蹤人種起源,發現整個歐洲人可以歸納成七個女人的後裔。學生便來問我是否可以追出他們的祖先是漢武帝或唐太宗,如果是帝王之後,追女朋友容易些。說笑一陣後,學生離去,我頗有感觸。在生物科技這麼進步的現代,再來提種族、省籍真的是不智之舉,因為科學上已經看到,只要活得夠長,間隔的年代夠久,就會有一堆子孫散布在地球的各個角落,科學家估計世界上有一千六百多萬人身上帶有成吉思汗的基因。古人說「民胞物與」,用現在科學眼光來看是很對的,論起來,人最終都源自同一祖先,所以用種族劃分是不合理的。

若用省籍劃分那就更不合理。人本來就是到處遷移,尋找最肥美的土地,讓自己的家人有最好的生活,增加自己基因傳下去的機會。為了這個目的,大自然賦予我們兩個法寶:可塑性和適應性。這兩個原則不但在行為上看到,連大腦中也是如此。美國沙克生物研究所的Fred Gage將豬的胚胎細胞移植到成鼠的大腦中,結果發現豬胚胎細胞不但發展得跟老鼠細胞一樣,連功能也一樣。Dennis O'Leary把老鼠胚胎皮質切一塊下來移植到新的地方去,結果發現移植的皮質長得跟附近的鄰居一樣,連當時移植的邊界都消失了。

這個研究讓我們看到大腦有很大的彈性,為了生存,必須入境隨俗,西諺說,到了羅馬,就要做羅馬人做的事(When in Rome, do as the Romans do.),只有盡快融入當地社會,變成當地人,才不會被排斥,才能把基因傳下去。不論什麼原因離開了家鄉,到了陌生地方,就要努力適應新環境的習俗,完成大自然賦予的使命。他鄉可以是故鄉,端看自己的心態,「埋骨何需桑梓地,人間到處有青山」,所以演化要我們向前看,不要再去追究原來是哪裡來的,因為過去已經不重要了。

最近政府弊案連連,執政者聲譽下降,執政黨為了挽救,便又祭出族群大旗,挑撥省籍情結,企圖從對立中獲取漁利,看了令人感嘆。人從什麼地方來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對這個地方有沒有貢獻。在二十一世紀的現在,打族群牌是落伍兼不道德,挑起族群對立會禍延子孫。當大腦都不管你原來是豬的細胞還是老鼠的細胞時,我們為什麼要去計較你是五十年前來台灣還是五百年前來的呢?


【2006-07-08/聯合報/E7版/聯合副刊】